【傾訴者】可寧女 48歲【時間】2月16日【方式】QQ聊天
  □東方今報記者 彭艷
  無意撞破真相到今年“五一”勞動節,我和丈夫明謙的婚姻將迎來20周年紀念日。夫妻感情和諧、經濟環境寬裕,我曾對現狀心滿意足。然而,今年年初,一次無意的發現擊破了眼前的幻境,我這才知曉,生活早在不經意間千瘡百孔。那天是個工作日,但因為年後事情少,同事們紛紛溜號,我也有些坐不住。恰巧有個關係不錯的朋友剛買了新房,正在裝修中,打電話約我去逛建材市場,我欣然應允。兩個人見了面,沿著靠邊的店鋪慢慢轉悠。走到東北角的一家燈具店時,眼前忽然一花,前面那人是誰?在我正前方約20米處,一個中年男人正摟著一個年輕女人說著走著,那男人的背影再熟悉不過,褐色中款羽絨服,深灰色休閑褲,不是明謙又是誰?我的心跳頓時加速,怕被朋友看出端倪,忙找理由躲進市場的衛生間。平息情緒五分鐘後,我給明謙打了個電話,問他在哪兒,晚上回不回家吃飯。明謙的語氣與平時無異,鎮定而淡然,他說汽車的車窗玻璃出了些問題,正在4S店維修。慌亂之下,我的腦子還算清醒,並未當場拆穿明謙的謊言,只像往常一樣隨口囑咐了幾句便掛斷電話。從衛生間出來,我對朋友說家中有事,要趕回去。跟朋友告別後,我又從另一個入口進了市場,開始找尋明謙。只轉了一小圈,就發現了正在沙發店里的明謙和那個女人,他們很有興緻地跟老闆討價還價。我並未上前招呼,而是裝成顧客踱進店鋪。明謙一眼就看到了我,愣了一下,表情瞬時僵硬。他低頭對那個女人說了句什麼,然後走到我面前,攬住我的肩膀往門外拉。我一使勁抖落他的手臂:“快去忙你的,沙發還沒買完呢!”直到這時,我的眼淚才不受控制地落了下來,疾步走著,邊走邊哭。走到無人處,心裡的憤懣與絕望已膨脹至極點。我拿出手機又給明謙打電話,“我們談談吧!”明謙還在做毫無意義的解釋:“你別誤會,是個普通朋友,我幫她把買好的沙發拉回家。”我問他在哪兒,有話見面再說,他說已經到了市場門口,可等我急匆匆地趕到時,那女人已經不在了,站在那裡的,只是明謙一人。我開門見山,問那女人是誰,跟他是什麼關係。明謙為難地左右看看,要求回家再說,我不同意,讓他立即把那女人叫出來,我要當面問清事情真相。在我的一再要求下,明謙給對方打了電話,剛一接通,明謙就心虛地對著手機一通明指暗示:“你出來吧,我愛人想跟你談談,要我說,有什麼好談的,咱們只是普通朋友關係。”我一聽就惱了,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?鑒於明謙的態度,我也失去了三人對峙的信心,我對明謙說:“算了,別見面了,咱倆離婚吧。”
  為家委曲求全
  我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,不管身後明謙的阻攔,徑直回了家。其間明謙打來電話,我沒接,他又發來信息,說是先去4S店取車,一會兒回家向我解釋。半小時後,明謙回來了,他跟在我身後絮絮叨叨地說著,可我一點兒不想聽,也壓根兒聽不進去,滿心只剩一個想法——離婚。明謙見溝通無望,跑到陽臺上抽了幾根煙,然後說了句“出去辦點兒事”,就摔門走了。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,我先是抽泣,然後嗚咽,直至號啕。等哭累了,我給最好的姐妹打了個電話,約她見面,一番傾訴之後,心裡的壓抑減輕不少,我的心也愈發堅定,開始著手有關離婚的各項事宜。第二天正常上班,我在單位里寫好離婚協議書並打印裝訂。晚上,我拿著協議書放到明謙面前。他只掃了一眼便扔到茶几上:“我不同意。”明謙說他和那女人只是網友,有時間便吃吃飯、聊聊天,什麼過分的舉動都不曾發生。我不信,明謙是個女人緣很差的男人,平時很少跟異性交往,可那天他那麼親密地摟著那個女人,那個場景足以說明一切。我問他跟對方相處了多久,他說剛認識,幾天而已。我仍是不信,讓他拿出證據來,如果明謙說的是真話,那麼手機短信和QQ聊天記錄就能說明一切。明謙囁嚅了:“短信都刪了,前天電腦重裝系統,QQ聊天記錄也沒了。”那就查通話記錄吧,可只能查到最近半年,這半年裡二人一直保持頻繁來往,由此可見,他們的交往時間絕對在半年以上。看著擺在眼前的真相,我問明謙:“你能有句實話嗎?”明謙低頭承認:“有一年了。”他說自從孩子考上大學後,他精神空虛、生活無聊,這才在網上結交了此女。不甘心的我又去查看汽車的GPS記錄(GPS只裝了三個多月),僅這三個月里,明謙已帶著那女人去了許多地方,吃飯、逛街自不必說,他們甚至還去泡溫泉,去洗浴會館。看著我一臉絕望,明謙慌了,他主動提出讓那女人出面向我解釋,由她告知事情真相。我曾同意明謙的這個提議,也許它是輓救婚姻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,可是,那女人拒絕了,而這隻能讓我對明謙的猜忌愈來愈深。那幾天我痛不欲生,覺得自己是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,我無力正常工作,無法正常生活。明謙托他的朋友來做說客,朋友告訴我,明謙只是一時糊塗,他的身體並未出軌。可這又怎樣,精神的出軌難道不更可怕?我倒寧願明謙去找個小姐,來次一夜情,也許我的心裡會好過一些。考慮、再考慮,不想讓年邁的父母為我傷心難過,不想讓單純的孩子來面對這骯髒的一切,不想讓同事在身後指指點點,考慮過這一切後,我還是選擇了原諒。女人啊,在面對背叛時總是個弱者。
  謊言尚未完結儘管努力勸說自己去面對,去忘卻,可不由自主地總會想起在建材市場看到的那幕,那讓我心如死灰的場景。平日的相處中,我也變得斤斤計較,偶爾明謙在我面前打個哈欠,也能立時喚起腦海中的那天——他摟著那女人,一臉興緻勃勃。也許是因為此事的打擊,我迅速進入更年期,所有親友都在見證我日甚一日的憔悴。與此同時,明謙過得也不好,他為我天天檢查他的手機、汽車GPS而傷心失望。有次明謙對我說:“咱倆怎麼就到了今天這步呢?”我冷笑:“應該問問你自己。”明謙說我脾氣不好,平日太過強勢,總是以工作、孩子為重,這些年幾乎忽略了他的存在。仔細想想,他說的的確是事實,可我是為了誰啊?曾經我要求請個保姆料理家務,但明謙不同意,他說他就是保姆,我一賭氣就不再做家務了——你不是保姆嗎?都由你來做好了。另外,明謙睡覺時的呼嚕聲震徹雲霄,多次糾正無效後,我們不得已分床而睡,而這一分就是將近十年。明謙還有潔癖,不喜歡老家來人,起先我的親戚們還來串門,但這些年,因為明謙的嫌棄,早已門可羅雀。為此我跟明謙吵過很多次,氣頭上他說會報複我,我沒想到,他所採用的報複方式竟是背叛。為了親人,為了朋友,為了自己,我和明謙不能離婚,可日子早已不復從前。兩人小心翼翼卻又疑神疑鬼,每天都過得沉重而壓抑。現在,我最想見的是那個女人,跟她談一談,看看這到底是個怎樣的人物,怎麼就輕易勾走了明謙的心。我試著給她打電話,總是占線,我想,她一定是將我的號碼放進了黑名單。可我們之前並無來往,她怎會知道我的手機號,只有一個解釋,是明謙告訴了她。他倆在合伙欺負我。沒事時,我喜歡一遍遍地重溫那部經典的《中國式離婚》,覺得自己像娟子,面對丈夫的出軌,卻仍對他保留感情。同時又覺得自己像林小楓,婚姻已經成了白水,卻因為種種原因不敢放棄。是的,婚姻的失敗我難辭其咎,但明謙的行動也觸及了我的底線,也許這輩子我都會掙扎在痛苦鬱悶中,再也無法快樂。昨天,明謙又撒謊了。中午時分我給他打電話,問他在哪兒,他說在家睡覺,可我當時就在家裡。這樣的日子,我是真的不想過了……
  記者手記
  男人和女人由於性別、愛好、生活需求以及追求目標的差異,婚姻生活中肯定會有許多磕磕碰碰。面對問題,解決是第一要務,任何形式的迴避和忽視都會造成矛盾的加劇。正如文中的可寧和明謙,二人其實早就意識到婚姻中的不和諧音符,他們對事態發展的聽之任之才造成了後來的危機。另外,當婚姻中的一方出現背叛後,堅持還是分手,這無疑是雙方討論和考慮的焦點。此時,沉溺在麻木無助和自怨自艾的情緒中是毫無意義的,最好的辦法是彼此分開一段時間,各自冷靜地自省和思考,從而客觀地梳理情緒,才不至於一時衝動作出錯誤決定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最愛的人卻傷我最深)
創作者介紹

吃到飽餐廳

mw48mwk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